财经传递健康的生活理念

ST天业的债务困局

2019-10-26

  上市公司历史上经历了股东的变更和主业的更换,但自1994年上市至今,公司的经营状况始终堪忧。

  上市公司的前身为济南百货,1993年年底成功登陆A股。但上市后,由于所处行业竞争激烈,经营状况并不理想。济南百货的利润率越来越低,加之国有老企业债务负担重、人员多(2000多名职工)、设施严重老化以及体制问题,企业陷入了经营困境。

  1998年和1999年两个会计年度靠资产转让重组、置换产生收益5000多万元,占到利润总额的90%,主业贡献利润的难度越来越大。

  2003年8月,济南百货重组迈出坚实一步,公司收购了山东永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0%股权,获得证监会通过。这也意味着公司从百货业务转型为房地产业务。

  2004-2005年,济南百货又连续两个会计年度亏损,濒临退市。2006年7月,天业集团带着正在开发的25万平方米商业地产项目接过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至此,天业集团成为了济南百货控股股东,公司的主业也正式从之前的百货转为了房地产。

  2007年4月,上市公司发布2006年的业绩报告,顺利实现扭亏为盈,净利达到3110万元,房地产业务贡献了大部分利润。同年5月,上市公司正式更名为天业股份600807股吧)。

  在天业集团成为控股股东之后,上市公司又进入了矿业和金融行业。2017年,公司房地产、矿业、金融行业的收入分别为7.25亿元、10.04亿元、2.03亿元,矿业已经成为公司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但主业多次变更之后的天业股份经营效果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收入为20.4亿元,净利润为-2.28亿元,而2018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依然持续亏损-9837万元。

  2018年5月10日,天业集团与高新城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高新城建先行完成收购刘连军持有的天业集团10.2%股权,并将在适当时机,再行收购天业集团全部或部分股权。上述股权收购事项完成后,高新城建将成为天业集团的控股股东。

  上市公司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8.87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5亿元,两者合计超过20亿元,但筹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仅为4.49亿元。

  2018年5月2日,公司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对于目前的现金流问题,公司给出了下列解决方案:

  (1)加强对公司生产经营的管理,提高经营性现金回流速度。A、提升经营质效,调整营销思路,加快去库存,更快地实现现金回流。B、保证公司黄金矿业板块的有序生产,因公司矿业项目在国外,基于当前的外汇管理政策,为保证国外项目的持续经营和扩大再生产,加大勘探投入,寻求新的矿产资源量,公司暂未安排矿业板块的资金回流,未来不排除适时考虑安排国外矿业项目产生的资金回流。

  (2)加强对公司即将到期的保理业务款项的催收,实现公司保理业务资金的回流。公司下属子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保理业务对外提供借款,因相关保理业务尚未到期,保理业务款尚未回流公司,随着保理业务款项的到期回流,公司的资金流会逐步充盈。

  (3)将公司参股的地产项目公司股权转让,实现资金回流。北京密云项目占地54万平米,建筑面积21.6万平米,位于密云城区南侧,距离五环路约49公里,两侧紧邻京沈路和京承高速,地处潮河、白河交汇处,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美、周边配套设施完善。如项目公司股权转让,将于2018年6月30日前,实现项目资金回流5亿元,余款将于2018年12月31日前收回。

  (4)加强对已公告转让股权款项的催收。公司已转让东营市万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东营万佳”)100%股权、深圳天盈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天盈实业”)51%股权,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回对应股权转让款分别为9200万元、18000万元,预计将于2018年7月31日前收回。

  在这份解释中,第一项是增加公司的管理能力,通过提升主业的管理能力来实现现金流回收;第二至四项是加快公司的回款和催收能力来提升现金流。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利润表中,公司最大的支出是财务费用,该科目从2016年的2.64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6.57亿元。这也是导致2017年度公司亏损的最重要原因。

  财务费用的大幅上升主要是因为低息短期银行借款同比下降8亿元,以高息为主的社会借款达13.95亿元,这样的变化似乎在说明公司从银行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与此同时,公司货币资金从2016年年底的18亿元下降至2017年年底的1.84亿元。

  目前,公司已经严重缺乏融资及还款能力。更为糟糕的是,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从2015年年底的68.72%上升到2018年第一季度末的82.18%,经营风险在不断加大。

  从主业来看,*ST天业进入的都是非常赚钱的行业,所涉及的三块业务分别为矿产、房地产和金融。2017年,公司矿业、房地产、金融的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7.25亿元、2.03亿元。这三个行业都是刚需行业,都非常赚钱。

  2017年,公司房产生产量为10.76万平米,销售量为8.74万平米;黄金生产量为9.81万盎司,销售量为9.59万盎司;白银生产量为34.14万盎司,销售量为35.35万盎司;矿石生产量为6.71万吨,销售量为6.71万吨。由此可见,公司销售情况非常好,并没有任何异常。

  但奇怪的是,公司主打的刚需产品形成如此之多的应收账款。2017年,公司收入为20.4亿元,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合计为58.46亿元,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占收入的比例为2.87倍。

  2018年第一季度,公司的收入为3.37亿元,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合计为51.16亿元,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占收入的比例为15.18倍。

  如翠微商贸有限公司、山东厚兴矿用机械有限公司、山东西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枣庄广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枣庄怡刚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这些公司都是山东地区比较小的公司,经营状况不得而知。但面对应收款的会计处理问题,公司采取的是最为宽松的应收款计提方式。公司的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比例为:1年以内1%、1-2年5%、1-2年5%、2-3年10%、3-4年20%、4-5年30%、5年以上100%。公司2017年年末33.93亿元的应收账款,只计提了5853万元的坏账准备;其他应收款为25.96亿元,但只计提了8358万元的坏账准备。

  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高达11.67亿元,但公司未就以上对外担保履行相应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对此公司的三名独立董事路军伟、刘国芳、余廉和瑞华会计事务所认为,公司的担保事项已构成关联担保,且未履行任何关联担保的审批程序,上述违规担保损害了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而就在5个月之后,2018年4月28日,上市公司又披露了公司拟对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融资担保(包括银行担保和其他对外融资担保),担保总额不超过45亿元人民币。这笔担保要比2017年的11.67亿元高出3倍之多。

  不仅仅担保金额很高,公司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资金约9.87亿元存在被控股股东占用。

  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以及高额的应收款给公司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不可忽视的是,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从2015年年末的68.72%上升到2018年第一季度末的82.18%。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向银行、其他金融及非金融机构借款10.54亿元已逾期,2017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86亿元。而2018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只有1.82亿元,长期和短期借款合计为21.32亿元,公司风险在持续攀升,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对于现金流、应收账款及计量方式和担保金额及担保风险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致电公司,但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