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 正文

刘陈杰:供给侧改革的20版本的主要抓手是什么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2-11 19:094

  12月8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共同主办的“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五周年庆典暨2018年第四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北京举行。望正资本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出席并发表演讲。他表示,继续减税降费和尊重市场规律是未来供给侧改革的两个抓手。

  刘陈杰: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这个机会我们聚集在一起庆祝新供给成立5周年,同时也是黄院长的巨著发布,我们前前后后花了好长时间,这本书内容非常丰富,思想也非常深刻。在完这本书之后,谈点自己的体会,给自己写了个题目叫“学习著作,思考时代,继往开来”。跟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一些体会。

  第一部分,名字叫学习著作和思考时代。确实,过去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现在我们处于什么时代,这个时代有什么特征,我们这个时代两个方面的显著特征,第一方面是来自于生产方面,第二方面的显著特征来自于分配方面,生产方面的显著特征在2015年开始的供给侧改革,在解决这一问题,解决的效果怎么样?我们常年跟踪的测算,蓝色是实体经济的回报率,红色是金融市场无风险回报率,蓝色是一块钱投入到实体经济产生的回报,红色的线代表这个钱不进入实体经济,进入金融市场。2014年蓝色的线到了红色的线下面,当时无论怎么样促进民营资本的投资,包括整个社会的制造业投资等等都不可上去,大家都不愿意投,长此以往,经济很可能会泡沫化,实体经济也可能会越来越多的债务,因为债务产生的回报比不上债务的利息,只能借更多的债。

  2015年开始推进供给侧改革,使得蓝色这条线年上穿到红色线上面,但是目前还是比较脆弱,随时有可能掉下来。所以,我个人定义了一下供给侧改革的1.0版本主要是在做两个方面的工作。一个工作是去产能。第二个工作是去杠杆。去产能这个工作更多的是行政性的在一些上业。这样把上业的利润率提上去之后,上业的资本支出开始增加。

  日本的例子,当时它并没有做供给侧改革。当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于融资成本之后,5年之内资产泡沫泛滥,资本泡沫之后长时间的30年的泡沫化破灭,经济增长一直没有起来。我们重点谈的是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效果怎么样。前段时间我们简单对比了一下,跟去产能改革之前相比,我们发现大部分行业的利润改善发生在上业,中业和下业其实整体的ROE是收缩很多,就造成了一个问题,经济的循环可能会受到一定的阻滞。刚才很多专家说的消费问题,包括中游制造业问题很大一部分跟这个有关,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如果继续做下去很可能使得利润往上业集聚,中游和下业,一般的制造业利润会压缩,这是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

  去杠杆的供给侧改革,很多经济体也做过,但是时间都比较长,至少要5-10年时间,中国杠杆率过去几年比较高,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控制杠杆率,这么来去杠杆使得我们的杠杆率水平在2018年开始的时候到现在急剧下降,通俗讲,去杠杆这个战役把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的负债的手脚捆住了。所以,我们发现即便7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扩大基建投资,扩大信贷的支持,但是为什么社会融资总量,信贷就是放不出去,主要是中国融资体制的二元体制:想拿到,民营企业可能渠道比较困难,成本比较高;不是那么需要,但是可以拿的国有企业被供给侧改革束缚住。所以,整体中国的信用杠杆率水平在这一年中急剧下降,近期去杠杆变成了稳杠杆,不然持续搞下去很可能自己把金融行业搞出一场风险,因为去的太快了,至少要十年时间慢慢去,供给侧改革1.0版本。一个去产能,一个去杠杆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我们继续往下做会遇到一些很难解决的问题。

  上午专家说在做“十四五”规划,从经济学来看,远一点来讲,“十四五”保证6以上或者6.5左右很困难,因为这是经济的规律,即便是明年,我们想要达到6.5的话也非常困难,这是我们判断未来经济增速要不断往下降,要适应这个情况,而且很可能是2018年末开始到2020年,今后的几年有点像2012年到2015年的阶段,再继续寻找下一个平台的阶段。因为居民杠杆也好,企业的空间也好,包括政府的杠杆空间都不大了,需要重新的进行调整。这是增速的情况。

  什么方面的内容来做供给侧改革的2.0版本的主要抓手呢?我个人思考了一下两条,第一是继续的减税降费,第二是尊重市场规律,更多的思考和创新空间。我个人认为的财政预算内,预算外,为什么我们赤字率水平可以保持在很低的一个水平,因为预算外的赤字其实挺拔多数的。2017年底去杠杆战役打响之后,整体的地方融资平台的这只手被捆住了,预算外的赤字率是被实质性的压低很多。往2019年或者更长时间看,基建都是或者进一步投资稳定预算的赤字需要提升一点。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另外,减税的想法,光一个增值税率的下调可能带来将近一万亿左右的减税的力度非常大的,减税有一条可以把利润的从集中在上游慢慢较为均匀的在上游、中游、下游各个领域。另外,最重要的要尊重市场的规律,尊重企业家的创新精神,给予更多的空间。改革开放40年,之前听一批企业家胆大就可以起来,因为机会太多了,现在除了胆大,还需要科学管理和科学精神,给他更多的空间,很多企业家会寻找到自己新的天地。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