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 正文

王建昆:雪岭冰峰一牦牛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2-27 20:544

  在冰封雪裹的滇西北普朗铜矿勘查区,只要提起王建昆,没有一个人不翘大拇指,称赞他浑身热力四射和传递的都是正能量。有人说他只知道默默无闻地工作,任劳任怨,付出的多,索取的少,分明是一头“老黄牛”;有的说他更像雪岭冰峰的藏家牦牛,最能吃苦,最能耐寒,踏踏实实,含辛负重,把心血和智慧都献给了滇西大地那一座座大中型矿床。

  在一般人眼里,地质工作的最终目的就是找到大矿。所以,那些跑路浅、查矿点、追索矿层,直至交出可供开采利用的矿产图件和资料的地质队员,最受人们敬重。其实,许多人不明白,找矿手段五花八门,内部分工很细,每一项分工手段、每一个工作环节,都在探矿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相互衔接,缺一不可。

  从1981年7月由校门踏进找矿之路的第一天起,王建昆在钻探编录岗位上工作了整整33个年头,至今没有离开过。说起来,这个岗位在地质队是再平凡不过了:按设计要求确定施工孔位,钻机开工后监测孔内情况,提钻下钻逐段逐段观察,详细记录和描述岩芯矿芯,最后编制钻孔施工报告,提供综合研究使用。然而,它又是探寻地层深部情况、查明矿体厚度、具体产出层位以至计算矿产储量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

  王建昆参与的第一个勘查项目是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县笔架山锑矿。从普查到详查,从寒冬到酷暑,王建昆和同事们一道头顶星星出,夜披暮霭归。回到驻地,还得在昏暗的灯光下整理当天搜集的标本和资料。他回忆,无论山上山下,接触的都是那些坑、槽、井、孔,摸石头,刨泥土,走山路,踩泥坑,苦不说,难受的是天天重复同一套活计,时间久了,让人感到十分单调乏味。

  一起工作的老师傅自然了解年轻人的心思。一天黄昏,在返回驻地途中,一位姓杨的老师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带他爬上矿区最高处,语重心长地说:长在地下的矿,当然要靠物化探、地表地质确定是否有前景,但计算储量这一关,离了工程施工圈定边界,提供相关数据资料那可不行。你说这么多工种,谁能离开谁?又能分出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

  杨师傅接着说:“地质找矿翻山越岭,既是艰苦的体力劳动,又具有很强的科学性和探索性。物化探也好,跑面查点、蹲在机场编录也罢,都蕴含深奥的科技含量,同样光荣。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只要学好、学深、学精一门技术,那会一辈子受益的”。

  一席话,让他心灵震憾,至今不忘。他很快安下心来,克服了隐藏内心深处的浮躁情绪,在这个矿区一干就是8年,接着转移兰坪铅锌矿外围“三山”地区开展铜、铅锌、银矿普查,从头学起,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基础工作,一干又是4年,成功完成了从学生到地质队员的转变,成长为合格的技术骨干。如今,这两个矿区均已投入开发利用,为白、彝、普米、傈僳等山区民族同胞脱贫致富开辟了新的财源,有的成为深入勘查的重点找矿靶区。

  进入新世纪,滇西北找矿重心由南向北转移。王建昆跟随地质调查队伍来到冰封雪裹的中甸地区,主攻目标就是现已证实为世界级的羊拉、普朗等铜矿床。20个年头过去,从34岁干到54岁,那可是男人最强盛的黄金时光啊!

  羊拉铜矿是原地矿部实施“三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特别找矿计划”找到的,随后又发现了成矿条件更好、面积更大的普朗斑岩型铜矿。为缓解我国铜资源紧缺状况,云南省调集精干地质调查队伍和施量,在中甸地区展开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勘探会战。

  众所周知,处于“三江”中段的横断山脉,群峰林立,沟壑纵横,海拔大多在4000米以上,交通闭塞,气候恶劣。有人形容,在这样的地区别说工作,就是能呆上十天半月也堪称好汉了。

  绝非危言耸听。从有公路的地方进入羊拉矿区,王建昆他们沿着笔立陡峭的金沙江河岸,徒步穿行了整整4天。渴了喝山泉水,饿了啃干馒头,夜晚就找藏民放牧留下的牛棚睡个圄囫觉,天不亮又上路往前赶。

  前期的普朗地区自然条件更为恶劣。矿区分布在平均海拔4300米的雪山上,有的山顶终年白雪皑皑,通往矿区只得从冰侵雪蚀的山坡上刨出只能一个人通过的羊肠小道,稍不留心就陷进冰窖雪窝不能自拔。

  第一天进普朗,王建昆就几乎一夜没睡着。严重缺氧,躺下半天也喘不过气来,临时搭建的木板工棚四面通风,厚厚的鸭绒被依然没有半点暖意。天露鱼肚白,他就走出工棚,沿弯曲的格咱河走了一趟。风光倒是很美,山顶雪线以下,的高山杜鹃花随风摇曳,含苞待放;从雪山流下的溪水叮咚作响,清澈见底,喝一口直沁肺腑。前方草坪上,一群牦牛时而啃草,时而饮水,抓紧为即将负重上路积蓄体能。

  从此,他就用牦牛吃苦耐劳、含辛负重的品格激励自己,再高的山他带头爬,再险的路他最先上,绝不在地质队员应该到的地方留下空白点。

  羊拉、普朗两个矿区,一共施工了198个钻孔。从钻孔设计、孔内监控、岩矿芯编录、布样取样,直到相关资料整理、储量计算,王建昆几乎全部经手过,从未丢矿漏矿,钻孔合格率达90%以上,见矿率达85%。每年出队,他总要比别人早一两个月,提前布好钻孔,让施工队伍一上山就能开钻。而到收队时,他又总是最后一个下山,做好终孔验收和相关收尾工作。

  同伴说,什么叫无私无畏?看看王工;找矿突破我们每个人怎样演好自己的角色?学学王工;他用实实在在在的行动和成果,生动诠释了人生的价值和崇高。

  这一年,普朗矿区计划施工32个钻孔。王建昆在大雪纷飞的3月初就赶到矿区,一个人住在简陋的工棚里,自个儿烧水煮饭,料理简单生活。施工地点设计在南矿段和北矿段,二者相距不远,但每天穿越于海拔4500米的雪峰冰谷,而一上一下的相对高差则在2000米左右,其艰险可想而知。20个孔位布完,他就累得支气管炎发作,昼夜咳嗽不止。后续队伍上山,强行把他送进迪庆藏族自治州医院,吃药、打针,输液、吸氧。过了13天,病情刚有好转,他就出院回到矿区继续布孔。身体太虚弱,平时1个小时就能到达的地方,这时要3至4个小时才行,常常气喘吁吁,虚汗直流。他咬牙坚持,到布完最后一个钻孔,他又累倒了,再次送到州医院。医生说,如果再耽误两天,这病就会引发肺部感染,还可能转为高原气胸病,后果不堪设想。

  同他一起工作的伙伴,无论老少都称赞王工做事特别较真,宁可多吃苦,多受累,也要确保资料的完整和可靠。矿区外围的ZK03—4号钻孔,由于布孔时稍有疏忽,结果定在一处无法平机场的尖石堆上。王建昆坚持要到现场去察看,想办法加以弥补。此时山上的积雪还有四五十公分厚,雪堆下滚石密布,人踩上去搞不了就会掉进深谷。王建昆拄一根长棍探路,深一脚浅一步地登上山顶,观察到另一处20米见方的缓坡可以平机场、安钻机,又正好同先前布下的孔位处于同一构造。于是又穿过几道刀削斧劈般的陡岩,好不容易找到那块缓坡,敲岩石,测方位,布下了新的孔位。后经人背肩扛运上生产生活物资,开动钻机,打到了300多米的厚大矿体,为扩大勘查范围和确定矿体边界提供了科学依据。

  11月,普朗矿区到了下雪结冰时节,一个孔口标高达4650米的钻孔急等他作终孔编录后才能撤退。不巧,王建昆这几天严重痛风病发作,膝盖骨钻心般疼痛。想到山上的兄弟们还等着最后编录才能下山,他咬紧牙关,冒着飘洒的雪花,一瘸一拐地走了3个多小时才到达机场。正焦急等待的钻工们顿时欢呼雀跃,感动得抱起他直打“吊锤”(当地藏民习俗,将喜欢的人抛起、落下,反复多次)。

  昔日神秘莫测、令人望而却步的雪域高原,在王建昆等成百上千地质队员的无私奉献、辛勤耕耘下,如今已变成世人瞩目的铜资源富集区,蜚声中外。截至目前,提交储量130多万吨的羊拉铜矿,已投入工业化开采,金光闪亮的铜锭、铜材,源源送往祖国各地,扩大远景的勘查仍在继续。普朗铜矿主矿区探明铜资源量530万吨,远景可达2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矿床,今年7月已投入规模化开发利用,成为国内罕见的铜矿资源基地。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

相关文章:


Top